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陕西旅游年票12年 规则漏洞坑了谁

发布时间:2019-12-09 16:46

  2005年陕西省的第一张旅游年票和公众见面,到今天这个意在惠及民众的“民心工程”已经走过了12个年。2017年西安曲江海洋馆和大唐芙蓉园新春灯展加入年票家庭,但却因使用期限问题而受诟病。经过这么多年,年票还有“含金量”吗?

  2005年6月,陕西旅游年票首次发行,发行价68元/张,可以参观包括钟鼓楼、壶口瀑布等陕西各地22个景区。在半年时间内,这22个景区接待年票游客106万人次,首发成绩不俗。

  一直到2009年,5年的时间内年票定价都是68元,景点从最初的22个拓展到100个左右。2008年首次实现了一卡走遍全国28条线年陕西旅游年票进入了“81元时代”——年票售价81元/张。价格上涨13元,而包含的景点数量也开始急速地增加——2010年年票含214个景区;到了2011年包含了400多个免费或优惠景区,和前一年相比数量几乎增加一倍。

  2012年的年票在价格上又一次做出调整,售价定为98元,这个价格一直维持到了2017年。免费或优惠景区从400多个增加到了2017年的856个,6年时间再次增加一倍。

  从2005年到2017年这12年间,陕西旅游年票的售价从68元/张上涨到了98元/张,包含的景点从最初的22个增加到了现在的856个。

  而年票的销售火爆所对应的背景仍是民众持续不断的出游热情,这两者之间实际上可以形成一种相互托举的良性互动。

  事后有很多网友建议,海洋馆的年票使用时间应该设置成“年内免费参观一次”,而不是仅仅局限在一个月的时间段内。的确,这样的建议看起来要更加合情合理。

  那么我们的疑虑就是,为什么年票办公室和景区管理方的视野内没有出现这样一些更加合理的规则?是新手不会玩,“一时疏忽”忽略了民众生活的现实问题,还是这其中还有有关方面的利益“博弈”?我们不得而知。

  而此次“海洋馆年票”事件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使用时间已过,家长们也不用着急忙慌带着娃去排队了。而它对整个旅游年票的负面影响却并没有过了时间的有效期——可能有很多家长会就此抱着“年票和海洋馆太坑了,再也不去来了”,而他们的这种想法还会影响到周边的熟人群体。

  说到底,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旅游不外乎是两个目的:获得知识、获得乐趣。如果一个充满bug的景区在这两个方面都不能满足你,何必对它抱以厚望去凑热闹。

  对于年票办和景区来说,道理是相通的:要玩就好好玩,“缺乏诚意”的“硬玩”结果只会给自己脸上抹黑。捞到的那点蝇头小利,或者还不够后面填坑用。

  而作为“民心工程”打造了12年的旅游年票是否应该开始重新思考何谓年票的“含金量”?单单是景点数量的年年新高吗?

  随着旅游市场的不断发展,游客对于旅游体验也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走马观花和人海式的旅游体验虽然有时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困境,但却难以破除普通人对于更美好体验的追求。在这方面旅游年票如何获得“民心”,也会影响它还能走多远。

  旅游年票的发行本身也是有成本的,一张小卡片背后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再乘以一个庞大的数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用户使用了年票进入景区后,年票办还要按照一定的结算法则将门票费用结算给景区。每张卡片售价不足百元,其中还要包含制卡成本、景区结算等各方利益分成,年票销售收入能包住这些费用吗?是不是卖的越多赔得越多?

  在探讨上面这个问题前需要说明的是,评估年票是否能保本的一个重要考察因素是门票花费,而年票办要为年票用户要支付的是景区让利之后的“超低价格”,而不是从售票大厅买票的“票面价格”,因为年票办给景区结算的就是超低价,而不是票面价。

  用年票进入一个景点的游客越多,年票办要结算给景区的费用就越多,如果每个景点都是很受欢迎,那无疑会赔个“底朝天”。可实际的情况是,景区的受欢迎度基本是一个众星拱月的状态,在有限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条件下,民众优先的景点一般都是名气较大或口碑较好的景区。

  从年票用户的角度来说,购买了年票之后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年票并没有充分使用,处于“沉默”或者“半沉默”的状态,也正是这部分“沉默用户”让年卡这个“民心工程”有了盈利的可能性。

  有20%的人用年票去了很多个景区,这20%的人按照成本计算是亏损的,假设人均亏损200元,亏损400万。

  有50%的“半沉默用户”只去了1、2个景区,按照成本计算是盈利的,人均盈利50元,盈利250万元。

  从这样一个“状况”来计算,旅游年票不但不会亏,还有的赚。据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重庆邮政发行的旅游年票收入就达到了1283万元。在这样一个数字背后,是上百万持票有旅游计划的人群,而他们的最终消费要远超1283万元。

  然而从今年年初大唐芙蓉园灯会和曲江海洋馆这两个“标本”来看,年票的合宜性似乎迎来了新一波的怀疑。其实有问题的并非是年票本身,而是景区用票的规则出现了漏洞,让意在“惠民”的年票在使用中遭遇了尴尬。

  以颇受关注的曲江海洋馆为例,游客以带娃出游的家庭群体为主。在西安这样的北方城市,“海洋”主题的展览馆自然是饱受关注,有一个庞大的关注群体。

  正常情况下,一张海洋馆的门票要160元,对于一家三口来说,光是门票这一项开支就是不小的负担。曲江海洋馆加入旅游年票大家庭,对于家长来说在花费上有所减少,受到欢迎是可以预见的。甚至可以说,有的家长买年票就是冲着海洋馆去的。这样看来,海洋馆和游客之间似乎是两相欢喜的事儿,然而现实却是游客吐槽海洋馆太坑,海洋馆也觉得自己冤枉。问题就在于规则漏洞。

  在年票使用规则的设置上,曲江海洋馆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从2月13日到3月13日,游客用旅游年票可以免费参观海洋馆一次。而每年的2、3月是海洋馆游客量的一个低谷期,把年票的使用期限设置在这个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既能削减高峰期的游客量,又能让低谷期的游客数字不那么惨淡,一举两得。而进入年票大家庭这件事儿本身,对于海洋馆来说就是一次不错的宣传。

  不少人应该还记得,那几个周末拥挤的海洋馆成了曲江的一个“堵点”,不光让海洋馆周边交通陷入了混乱,甚至整个曲江地区都在遭遇大堵车。这也是年票规则漏洞之下的一个“受害者”。

  事后有很多网友建议,海洋馆的年票使用时间应该设置成“年内免费参观一次”,而不是仅仅局限在一个月的时间段内。的确,这样的建议看起来要更加合情合理。

  那么我们的疑虑就是,为什么年票办公室和景区管理方的视野内没有出现这样一些更加合理的规则?是新手不会玩,“一时疏忽”忽略了民众生活的现实问题,还是这其中还有有关方面的利益“博弈”?我们不得而知。

  而此次“海洋馆年票”事件似乎已经尘埃落定——使用时间已过,家长们也不用着急忙慌带着娃去排队了。而它对整个旅游年票的负面影响却并没有过了时间的有效期——可能有很多家长会就此抱着“年票和海洋馆太坑了,再也不去来了”,而他们的这种想法还会影响到周边的熟人群体。

  说到底,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旅游不外乎是两个目的:获得知识、获得乐趣。如果一个充满bug的景区在这两个方面都不能满足你,何必对它抱以厚望去凑热闹。

  对于年票办和景区来说,道理是相通的:要玩就好好玩,“缺乏诚意”的“硬玩”结果只会给自己脸上抹黑。捞到的那点蝇头小利,或者还不够后面填坑用。

  而作为“民心工程”打造了12年的旅游年票是否应该开始重新思考何谓年票的“含金量”?单单是景点数量的年年新高吗?

  随着旅游市场的不断发展,游客对于旅游体验也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走马观花和人海式的旅游体验虽然有时是不可避免的现实困境,但却难以破除普通人对于更美好体验的追求。在这方面旅游年票如何获得“民心”,也会影响它还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