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财经》调查:胡舒立一年前注册新公司(图)

发布时间:2019-11-07 23:34

  《财经》杂志主管单位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以下简称联办)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存在一个名为 “北京智点原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其在9月份的新增股东多为原《财经》采编和经营部门的高层。

  胡舒立率团队“集体出走”已尘埃落定,据称该团队正在筹备新杂志;《财经》也迎来了新的管理人员,基本实现了平稳过渡。但这场风波似乎并未告一段落,近日,双方的矛盾从彼此对外界遮遮掩掩到逐步公开化,一些内幕也逐渐浮出水面。

  《财经》杂志主管单位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以下简称联办)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存在一个名为 “北京智点原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其在9月份的新增股东多为原《财经》采编和经营部门的高层。

  联办认为,原《财经》团队早已“精心设计好了离开的步骤,在离职前已经组建或者参股到竞争性媒体之中”。是“因为利益的驱使,部分《财经》团队成员才会以一种不道德甚至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方式,身为《财经》人,却在私下进行严重损害《财经》杂志利益的活动”。

  原《财经》管理团队则认为,是联办想要控制编辑权从而控制 《财经》,“处心积虑”逼走团队,其实质是采编控制权之争。

  1998年,联办负责人王波明邀请胡舒立创办杂志时,胡曾有两个前提要求:一是200万元的预算,二是联办不能干涉采编工作。王波明答应了。

  《财经》杂志无疑带有强烈的胡舒立个人色彩,一直保持“独立、独到和独家”的风格。而《财经》人事风波的缘由之一,是胡最终无法忍受联办对采编越来越多的干预而提出谈判。而联办认为,《财经》并非胡舒立一个人的《财经》,联办对《财经》杂志从创办之始便是完全介入,并非一些传言中所说的“交两百万便不管”。

  联办称,“联办出品部审稿的制度一直存在,一直拥有权力但没有滥用权力。”10余年来,“联办一直对《财经》的报道权予以尊重,在关键问题上,每次均予以保护。”

  据悉,联办曾于今年7月17日发给《财经》一份正式文件,这份文件要求:“退回财经领域,正面报道为主”。具体包括:对联办有关新闻报道的指示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财经》杂志每期封面报道的题目,在发稿前报联办批准;对于非财经领域 (、社会、非财经领域的涉外报道等)的重大新闻报道,在发稿前报联办批准;对财经领域的重要负面报道,在发稿前报联办批准;有限制刊载范围的由联办负责解释;联办媒管部及出品部、印务部要严格执行管理程序。

  这位人士回忆,这份文件导致一些重要新闻推迟发表或禁止进行追踪发表,以至于外界有评论说《财经》今年在重大事件中失语。

  知情人士透露,王波明以前承诺不干预编辑方针,但他一直未放弃总编辑之职,在“财经”品牌强大之后,开始回收权力。

  《财经》杂志主管单位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以下简称联办)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存在一个名为 “北京智点原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其在9月份的新增股东多为原《财经》采编和经营部门的高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