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T >

七牛云创始人兼CEO许式伟:IT数字经济从人口红利

发布时间:2019-11-13 15:03

  财经网讯 “今天我们很清楚流量已经见顶了,接下来很难催生出更多的快速产生效应的企业,我们判断接下来IT数字经济是从人口红利转向技术红利。”11月12日,七牛云创始人兼CEO许式伟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转换呢?许式伟表示,技术红利是接下来企业要经受的一种硬核,一旦成立的话产生的效益释放肯定比纯粹的供需对接产生的效益释放大得多。

  与此同时是,许式伟也指出,这一过程的难度也会高很多。“要触碰到真正内核的东西就是有一个比较长的投入期,可能短期没法见效,”许式伟称。

  谈及传统数字化改造,许式伟认为,传统数字化改造也会分短期与长期两个层次:一是单纯信息化,将东西放到线上或者把整个生产过程都数字化以后能够快速的从中找到效率的评级,找到用户对我产品的看法,这些是能快速见效的;但实际上,每个行业都会有自己的硬核难啃的骨头,真正能产生巨幅效率提升的东西。

  在他看来,只有进入研发的环节才能让企业进入新的行业中的位置,不可能所有的公司都能够完成这个升级,一定是在这个领域的部分企业有想象力的企业愿意看得更远的企业。

  刚才赵总从自身的企业出发讲得挺精彩的,我们做云计算有一个特点,我们接触的企业比较多,从我们看到的现象讲,回到最初人才这个角度,刚才的报告讲人才从互联网企业逐步向制造、金融等行业渗透,应该从另一个方向来解读,实际是历史发展阶段的问题。

  我们看到的现象是整个社会对信息科技人才的诉求实际是一种非常高速的增长,所以并不是说互联网公司需要的IT人才变少,其实不是这样,都在增加,但是传统企业对IT人才增加的速度会迅猛很多,也是跟信息科技的发展经历有关。

  最早所谓的互联网公司今天在逐步发展成全社会都是互联网公司,所以它是一个发展阶段的不同,为什么会有云计算这样的产业起来,因为整个社会对IT人才需求的增长比人才的增长要迅猛,我们要把技术门槛降低,把全社会的生产力水平提升上去。我认为从人才供需的角度能看出变化为什么是今天这个样子。

  数字经济今天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互联网前面20几年的发展是靠流量经济带动,见效比较快,投资人很快砸钱能很快见效,今天我们很清楚流量已经见顶了,接下来很难催生出更多的快速产生效应的企业,我们判断接下来IT数字经济是从人口红利转向技术红利。

  技术红利就是接下来企业要经受一种硬核,我们可以看汽车行业,前面通过人口红利发展了滴滴这样的企业,接下来出行这个行业会需要更硬核的技术,比如自动驾驶,它是技术红利,并不是供需对接产生的需求。

  为什么说它硬核呢,一旦成立的话产生的效益释放肯定比纯粹的供需对接产生的效益释放大得多,但是它的难度也会高很多,这是从流量红利到技术红利变化的原因。

  我觉得科创板今天出来是比较好的点,科创里面会有研究的过程,它并不是我投入了多少立刻有多少产出,跟医疗行业比较像,制药会有比较长的投入期,但是一旦研发成功效益就会非常巨大,这也是国外投资会看长期的原因,在中国接下来我们也得经受这样的阶段,如果你真的要做数字化的改造,总有一天要触碰到真正内核的东西就是有一个比较长的投入期,可能短期没法见效。所以要能够亏损,简单来说是这样一个点。

  所谓的传统数字化改造也会分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我就信息化,我把我的东西放到线上或者把我整个生产过程都数字化以后能够快速的从中找到效率的评级,找到用户对我产品的看法,这些是能快速见效的。

  但是实际上每个行业都会有自己的硬核难啃的骨头是真正能产生巨幅效率提升的东西,我们接触的传统行业的人比较多,他们会比较困惑,数字化经济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把它搬到网上放到淘宝上就数字化了,蛮多人会有这样的困惑,所以也会咨询我们,因为我们相对来说接触的面比较广,看到的东西比较多,所以会跟他们沟通,适合当前做的动作是什么。

  每家企业要明白总有一天你要啃到硬骨头,这个硬骨头你不碰,当然比较好的一点我觉得相对传统行业不是VC投资型的,总体还有自己的毛利支撑这个洋法,还算比较好,这是我看到的一个现象。

  许式伟:落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浅层的落地,另一种是更深层次的落地,大部分企业一上来就会考虑如何信息化,如何把企业各个环节尽可能的数字化,把整个公司的业务串起来,那就能够分析用户和整个生产效率,这是大部分公司都会选择的一个方式,也是比较快速能见效的。

  我刚才讲过我始终认为必然会有深层次的变革,我并不觉得数字经济会保持现有的整个产业的格局,它会变化整个产业的格局,大部分企业某种意义上叫代工厂,它是出卖劳力的,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也是因为之前的经济主要属于劳力的经济,它在生产某个东西,但是这个东西并不是它研发的。

  许式伟:如果处于这样一个阶段的企业很难会有一个循环让他投入到研发的环节,但是只有进入研发的环节才能让企业进入新的行业中的位置,不可能所有的公司都能够完成这个升级,一定是在这个领域的部分企业有想象力的企业愿意看得更远的企业。

  为什么苹果不自己生产,因为他把整个研发的环节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基本上交出去的都是代工,我接触的企业比较多,会面临这样一个困局,大部分公司整个产线都不是自己的,他没办法改变自己的产线,他往后更深层次的迭代是很难的,只有极少数的企业可能会进入到研发的环节,进而让自己变成整个产业高附加值的一端,去赋能其他所有公司,我觉得这种公司会有机会在行业里冒出来改造这个行业的格局,所以我觉得深层次的数字化的经济一定会改变行业格局,这是我大概的看法。

  《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主办,于11月12日-13日在北京举行。